近日,北京大兴国际机场(PKX,4F)的投用,标志着北京正式进入双机场城市队列。与此同时,成都,武汉,厦门等城市也传闻建设第二机场,这些消息是真的吗

双机场城市是什么?

顾名思义,双机场城市,就是指一座城市拥有两座民用服务于同一地区的机场,这两座机场相互辅助,相得益彰,且运输量差异不大,规模相似。

成都有双流、天府两座民用机场,温江一座工业机场,青城山、洛带两座驼峰直升机场,有太平寺、凤凰山、崇州、邛崃桑园、新津等军用和民航学院的机场,还规划了金堂机场,理论上至少是11机场城市;这样算下来北京则是13机场城市。其实不然,“双机场”中的“机场”指民用运输机场。

或许有朋友会问:北京以前有首都(PEK,4F)和南苑(NAY,4C)两座机场,为什么它以前不算双机场城市?那是因为南苑机场是军民合用,受到极大的限制,因而只有中国联航一家公司使用,年吞吐只有600万人次(首都机场1亿人次),且规模小,各项指标与首都机场相差甚大,二者并不能起到相辅相成的作用,故当时的北京并不算双机场城市。

为什么要建设多机场城市?

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一个机场往往不能承受大量的运输要求。因此国际大都市往往拥有两座民用运输机场,比如首尔、迪拜、东京、柏林……有的城市甚至有或两座以上的机场,如纽约,伦敦,巴黎……

那么,机场与机场之间是否有不同用处呢?答案是肯定的。

以大家熟悉的上海为例。它有上海虹桥国际机场(SHA)、上海浦东国际机场(PVG)两座机场。

其中虹桥机场距市中心仅13千米,是双跑道4E级机场,主要用于国内航班,出境方面只承担少数日韩包机和港澳台航班,因而被上海打造为国内性质的空铁联运枢纽,与高铁上海虹桥站连接。

而浦东机场(4F级,5跑道)承担了大部分国际航班,与浦东新区相连,年吞吐量约7400万人次(虹桥约4400万人次),致力于将上海打造为国际航空大都市。

再举一个例子:法国巴黎。巴黎有夏尔·戴高乐机场(Paris Charles de Gaulle International Airport,CDG)、奥利机场(Orly International Airport,ORY)、布尔歇机场(Paris  Le Bourget Airport,LBG)三座机场,其中戴高乐机场为巴黎航空大门、巴黎国际枢纽,以7200万人次吞吐量占据世界第十的位置。奥利机场则分担了欧盟内部航班的运输,这些航班大多是廉价航班,连接欧盟其他非枢纽机场。而布尔歇机场则承担了公务机航班飞行任务,以减少“公务机优先”的空中法则对其他航班的影响。纽约的泰特波罗机场(TEB)、伦敦的城市机场(LCY)也承担了类似的作用。

中国到底有哪些双机场城市呢?

除了北京、上海,我国目前在建第二机场的只有成都。受空军管制、民航学院、航空工业的影响,近乎爆满的成都双流国际机场(CTU,双跑道4F级)没有合适的土地进行扩建。因此,成都选择了50公里以外的简阳芦葭镇建新机场。成都预计在2021年启动成都天府国际机场(TFU,4F,一期共建设3条跑道,一二期共计6条跑道),分担双流国际机场的运输压力(布局方式与上海基本相同)。有关部门宣称,未来的双机场会以川航集团(四川航空及成都航空)、中国国际航空西南分公司(基本由原来的中国西南航空构成)为主,其他航空公司为其次。简单来说就是川航国航优先,并与其他航空公司共同发展。

而厦门翔安机场、青岛胶东机场、大连金州湾机场、呼和浩特盛乐机场(均为4F国际机场,三字代码不变)都不是第二机场,它们的建设都是因为原来的高崎机场(XMN,4E)、流亭机场(TAO,4E)、周水子机场(DLC,4E)、白塔机场(HET,4E)被城市包围或被军方限制,无法发展,并且对城市居民造成了极大的困扰,因此只能另建机场来取代原机场。它们的类似先例有宜宾(菜坝换成五粮液,YPN,4C/4D,军方限制的典型),泸州(蓝田换成云龙,LZO,4C/4D,城市发展限制的典型)等。【备注:大连周水子机场和金州湾机场不可能双用的另一大原因是两个机场距离较近,空域重叠,具有隐患】

重庆直辖市的辖区内有江北机场(CKG,4F),万州五桥机场(WXN,4C/4D),黔江武陵山机场(JIQ,4C/4D),重庆巫山机场(WSK,4C),重庆仙女山机场(代码未定,4C)共五座机场,但它们分别服务了重庆市区,原万县市区,原黔江地区,奉节县,武隆县,互相几乎没有覆盖,且除了江北机场,其他机场吞吐量较低,只是支线机场,本身不盈利。同样的例子还有大连的长海大长山岛机场(CNI,1B)。

对于传闻的南京马鞍国际机场,纵观马鞍军用机场到禄口机场以及离市区的距离都很近,所以改为民用几乎不可能。更何况双民用。

遵义的茅台机场(WMT,4C)基本不服务于遵义市,而是服务于周边地区,服务遵义城区的则是新舟机场(ZYI,4C),且这两个机场都不是国际机场,所以遵义不算双机场城市。

广州第二机场(网传正果机场,南沙机场)目前停留在了《广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中,故广州是目前唯一的可能建设第二机场的城市。而深圳,西安,乌鲁木齐,重庆,武汉等市的机场都有很大的预留空间,未来只需要扩建即可缓解客流压力,所以目前不会建设新机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